霜天霁月

常容人难容之事,亦笑人可笑之处

#寫個字拍給我吧

當然這不是我的字。(←這傢伙寫字不好看...)

是我爹媽的,

爹寫的是《詩經》的《靜女》
媽寫的是《詩經》的《柏舟》

我爸跟我說 : 當年我媽在KTV用筆點歌的時候,他一看到我媽寫的字友誼的小船就變成愛情的遊輪了。

所以,請爹媽不要大意的秀我一臉吧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