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天霁月

常容人难容之事,亦笑人可笑之处

【修懿/现代】来呀,莫辜负了这大好春光(短篇,一發完)

#欢脱向
#ooc预警

 

     都说北魏爱人妻,如果不是杨修会做菜司马懿才不会跟他合租一屋的。

     春天,在这个适合与配偶矫情的季节,司马懿和杨修
只能在一起凑合地过这叼日子。

     今年的二月街边已经有丝丝暖阳,可是温度就像只傲娇的猫一样不给面子。在街角的一家烤肉店里,司马懿捧着手机正在与消消乐殊死搏斗。

     “是不是南极扩张加速了?还是说全球变暖问题已经得到缓解了?噢,一定是老天有眼要冻死那些一边吃炸鸡一边喝啤酒的小情侣。诶,德祖那花肠考好没有啊?半个小时了都。”

     “你哪来这么多牢骚?烤花肠是最慢的你又不是不知道,自己点的菜你跪着也得等完,早跟你说先烤五花肉,非得先烤肠!”
    
     噢,我真是能干。

     杨修暗暗自豪,但一想到自己要因为面前这位爷跟着一起饿肚子,突然有想抖机灵的冲动。
     于是杨修夹起一块并没有熟的花肠,递到司马懿嘴边
     “尝尝。”

     伴随着游戏失败音效“game over”响起司马懿被着肠子腥到落泪腥到有点想哭爹喊娘。他仰起头,身子往沙发后面靠去。闭着眼停顿5秒。空气十分安静。
     司马懿抄起手机就冲杨修砸去。
  
     “我的手艺怎么样?回味无穷么?你有没有爱上我?”杨修灵魂闪避躲开了朝他飞来的凶物。

     “你可拉倒吧。杨德祖。”司马懿悲愤地盯着杨修

     “怎么?”杨修被司马懿一盯突然起一身鸡皮疙瘩, 有时候司马懿无意间的一瞥都让杨修有点瘆的慌,虽然他知道司马懿并没有朝他砸手机以外的任何杀伤力。
 
     “你还记得咱大学时的董老校长吗?我跟你说坏事做多了会像他一样发胖的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 “.......”杨修似乎并没有那么怕了“您今年贵庚啊?”

     “我?三岁,不能再多。”
   
     “玩你消消乐去!”杨修把司马懿手机给扔回去。

 
    
     杨修再次夹起一块熟透的花肠递过司马懿嘴边,司马懿警惕地抬头看了看杨修。
     “放心熟了,不熟的话消消乐我帮你氪金。”
      司马懿这才放心地吃了。

      “仲达,咱们要不来矫情矫情吧,莫要辜负这大好春光。”杨修望着玻璃窗外安静覆在油柏马路上的暖阳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好......噗!杨修!我看你是想造作了吧!!?这肠还是没熟!!”

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来来矫情造作嘛,别辜负这大好春光呀~”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    
 
    
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