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天霁月

常容人难容之事,亦笑人可笑之处

#軍師聯盟現代歡脫向
#與曆史人物無關

    自從上次曹丕拒絕去開會以後,司馬懿已經好幾天沒來上班了。說是生病了。

    當然,鬼信他生病了。

    曹丕不耐煩地捯飭著桌上的文件,條件反射地伸手到桌角上想拿葡萄,

    一把撈空。

    司馬懿請假,沒人幫他准備葡萄。

    鐘會來找曹丕時看到他撈空桌角的動作表示心疼曹丕一分种,司馬老師可真是厲害。還好我家士載老實不會這樣。

  
    “哪個....曹總這裡有些文件需要老師處理一下...”

    曹丕表示欺負我家仲達沒來給我塞糧你還想不想干了。

     “他不在,改天再說。”

   

    曹丕想緩解gay尬的氣氛,只好把手收回來無奈地歎一聲這傢伙脾氣越來越大了。

    其實心裡跟個小媳婦一樣,

     仲達你看,沒有你就不行。
     文件得你簽
     葡萄要你洗
     幫我和子健楊修鬥志鬥勇(賈詡:老板雖然我沒出場....)
     我就是想每天看著你。

     看仲達,對於我來說,你多重要。





     (不知所措)司馬懿:啊啾....!

     (接住掉下的烏龜)張春華:怎麼了你,把心猿意馬都嚇掉地上了。

    (明白了什麼 柏靈筠:或許有人惦記著老爺吧。

评论

热度(24)